楔子

輕輕按下按鈕,白色薄紗窗簾一片片地往上收起,初昇金黃色的陽光透射過整面的落地玻璃牆,整個房間頓時明亮起來。灰白色調的大理石與地毯,摩登線條簡單的傢俱,寬敞的空間展現出精緻低調的奢華。三十二層樓的高度往下看,腳底下的城市正在徐徐地清醒,早起的行人與車輛零散在十字街口,好像初生的幼苗一樣,提醒人們又是新的一天的開始。

黑色微捲的頭髮,成熟的東方男子面孔,赤裸著上半身在地毯上做起伏立挺身,明顯的胸膛與手臂肌肉線條,好像這個現代化房間的延伸,生命的張力與機器的強韌,在上上下下的動作裡,讓人閉氣寧神的專注著。

淋浴梳洗完,從穿衣間裡拿出一套剪裁十分講究的黑色喬治‧亞曼尼西裝。白色的French Cuff襯衫、銀色袖扣、淺藍色純絲領帶、古典的機械手表、 Cambridge Monk Oxford型式的黑色皮鞋,依序一一穿戴好,拿起了手機放入公事包,走出旅館房間前,順手拿起了吧台上的礦泉水瓶,才發現只剩下一點點水。

走出房間,穿過旅館的長廊,來到電梯間。水晶燈下,大約三十朵香水百合插在寶藍色的瓷瓶裡,散放著濃郁的氣息。電梯打開,裡面站著一個穿著湖綠色套裝,棕色頭髮盤成髻的年輕女子,對他點點頭,問他:「幾樓?」

他猶豫了一下,本來應該到一樓旅館大廳,進入電梯才發現電梯是往上的。「跟妳一樣,三十三樓, 謝謝!」

「到Executive Lounge吃早餐?」女子笑著問。

「其實我已經吃過了,是想去拿杯水…」話聲未落,電梯門已經打開,他讓女子先出電梯,兩人都朝著電梯門口「Executive Lounge」指示牌的方向走去。

「出差嗎? 」跨進Executive Lounge時,女子轉過頭來問。

Executive Lounge有一整排比客房裡更大片的落地窗圍繞著半圓形的挑高空間,遠方的山巒在晨曦中隱約可見,四盞漩渦狀的銀色金屬片大型吊燈,映照著正中間以金色和深咖啡色為主調的座位區,右手邊是一個吧台,一大早居然也坐著好幾個人在喝酒,左手邊一排長桌擺滿各式冷熱早餐。他迅速地審視著環境,回答道:「參加研討會,妳呢?」

「也是參加研討會,醫療與人工智慧,在市區的另一頭,但是,我比較喜歡這家旅館…」

「是嗎?我跟妳去同一個研討會,不過也是刻意選擇住這裡。」

「真巧,哦,我叫黛安…」女子伸出手,「我是…」正要和她握手時,突然,一位坐在吧台上的中年略肥胖的白人男子從高腳椅上倒下來,手按在胸口,一付心臟病病發的樣子。黛安收回手摀著嘴尖叫一聲,四周看到的人都嚇到了,很緊張,酒保跳過吧台,匆促檢查這位心臟病病發男子,大叫趕快叫救護車,眾人一無所措的慌亂….

他自言自語地說:「上班的尖峰時間要到這麼吵雜擁擠的鬧區,救護車來的時候,他早就撐不住了…」,轉身輕柔的對黛安說:「我可以借妳身上幾樣東西嗎?」黛安一臉疑惑又尷尬的呆住了,他很有禮貌地把黛安髮髻旁的幾個細長髮夾拿下來,走向那位心臟病病發的男子。他請眾人讓出空間,把這位心臟病患者身體擺了個大字形,把他胸口的衣服扯開,拿著髮夾,往他手腕內側、腳掌內側、胸口及腹部叉了進去。眾人一陣錯愕,幾個旅館的人員慌亂地商量著,是該讓他繼續拿著髮夾刺病患,還是該阻止他傷害病患。一名經理模樣的女士匆匆地跑過來,大聲地喊著:「先生,先生,請住手…」,那名酒保正想把他拉開時,這位白人心臟病病患開始好轉,胸口劇痛開始減輕,呼吸變得平緩,臉上血色開始恢復,大家很驚訝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黛安一臉吃驚疑惑地看著他,他微笑地說:「雖然這是最快、最適合、也完全合法的醫療急救行為,等一下救護人員到達時,我還得花很多力氣去解釋我剛才做了什麼,或許會讓我趕不上會議開場,所以,我得走了,…… 不好意思弄亂妳的頭髮,不過,妳頭髮放下來挺好看的!」

在眾人疑惑又驚歎的注視下,他拿起一瓶礦泉水,走出Executive Lounge,坐電梯到一樓,穿過挑高的旅館大廳,向代客停車拿車鑰匙,開他雙渦輪12汽缸的Mercedes-Benz S65 AMG走了……

 

會場上坐滿了等候演講者的聽眾,看似平靜,大家卻又忙著和四周的人交換名片、認識彼此。沿著進入會議的路線,許多研討會工作人員及貴賓看到他走進了演講廳,都想和他握手交談,他很有禮貌和每個迎面而來的人和他握手寒暄幾句,聽到台上的主持人說著:「現在,就讓我們歡迎今天的keynote speaker, Dr. ……」他緩緩穩健地走上了演講台上,謝謝了主持人,拿出最新型的超大屏幕iPad,演講廳燈光變暗,高科技化的多重投影,在演講會場幾個大屏幕上顯示各種不同的圖樣,生動地介紹醫學上的問題,現代醫療花費過高等等,再延伸到為什麼古老的中醫可以解決這些問題。

呈現了許多數據及臨床病例後,他開始提高音調:「基於對現在的醫療體系及方法的高度不滿意,目前高科技界在醫療領域上最想做的事情,是收集人們從誕生到現在的所有資料,無論是與生俱有的基因,每天食衣住行、喜怒哀樂的細節,去過地方的溫度、濕度、污染指數,每次生病情況 、服藥反應,甚至到每天看的電視、讀過的網頁等等,所有與一個人有關的資料,我再次強調是所有資料,把數百萬人的所有資料通通收集起來,然後做龐大的大數據分析,把現有的醫學思維放在旁邊,希望找出全新而意想不到的連結,重新建立人體健康與生病的模型。然而,目前遇到最大的問題是,收集了那麼多的資料以後,該如何著手分析?盲目的找尋關聯性,比海底撈針還難,即使好像看到了一點點足絲馬跡,下一步該收集什麼樣的資料?依然又卡住了。整個高科技界為這樣大的一面牆擋在前面感到束手無策,再多的穿戴式零件、物聯網、網路病例整合等等,也只是garbage in garbage out而已…」

他拿起主辦單位準備的礦泉水,輕輕喝了兩口,繼續說:「反觀中醫,中醫或許是人類最早也最完整的大數據分析,怎麼來的已經不知道了,原始資料及分析驗證的細節也已經無法考證了,但是,分析最後的結果,整個人體運作的模型,卻流傳下來了。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兩千年前黃帝內經說肺主憂,到現在才有醫學研究顯示,長時期憂慮的人得到肺癌的機率比一般人大很多倍…」

他把投影片倒回到剛才討論過的許多臨床病例,自信中帶有對病人關懷的眼光看著聽眾說:「不但人體運作模型已經有了,連如何利用天然的藥材及簡單的針灸來改變人體的方法也有了,在臨床治療上,不斷地證明中醫理論的正確性,端看使用者能否發揮其精髓 。相信在不久的未來,我們一方面從卓越的中醫臨床病例來反推,幫助西醫重新建立更正確的人體病理學,另一方面,藉由更完整的大數據分析,來證明中醫人體運作模型的正確性,當這兩者接軌的時候,就是中醫重新引領世界醫學的時候。這也正是突破目前人類醫療知識瓶頸的契機,更是徹底拯救各國瀕臨破產的醫療體系的最好方法 。」

演講剛剛到一個段落,還等不及主持人開放問答時間,很多現場觀眾就已經搶著問問題。連著幾個醫學與科技方面的問題,突然有位年輕的學生,面帶尷尬及好奇的表情問到:「你為什麼總是穿著那麼講究,像一位投資銀行家,舉手投足一點都不像我們心中中醫的樣子…」

他笑著說:「這是個人的喜好與風格,或許和我以前的背景與經歷有關係。不過,我們也可以換個角度來想想你的問題,為什麼一般人無法把中醫和時髦精緻的西裝連結在一起?似乎覺得兩者形象差很多?好像中醫都應該看起來老老的、頭髮白白的, 穿著長袍馬掛或唐裝,如此才能透露出中醫的古老神秘?在我看來,中醫,雖然古老,但是一點都不神秘,非常科學,也很美。而美的東西是跨越時空的,和最現代的事物放在一起,不但不衝突,反而可以讓對人的關懷透過美學的過濾,更加人性化…. 當然,對病人來說,只要是能治好病,中醫穿什麼並不重要。」

群眾響起一陣笑聲,主持人指著一個舉著手的年輕女孩說,這是最後一個問題。她問道:「你提到和你的背景有關,我們都多少聽過你的故事,以前是做高科技和公司併購,和中醫是完全不相關的。我想問的是,這一路走來,轉換的過程,是很自然而然,順理成章嗎?怎麼知道會是正確的決定?你現在回頭看,有什麼是關鍵的時刻改變了一切嗎?」

他對女孩點點頭,說道:「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也是許多二三十歲年輕朋友都會有的疑問,不止是對於職業選擇,對於人生中的許多決定,我們都會迷惘。但是答案不是兩分鐘可以說得完,也許要講兩個小時,也許可以開一門課。 對於你的問題,簡單的說,答案是不,一切並不是那麼自然而然,做決定也不是順理成章,即使是現在回頭看來… 讓我先這麼說吧,許多人覺得Steve Jobs當年在史丹佛大學畢業典禮致詞上講的『connecting the dots』很有道理,當你回頭看時,你會發現哪些點是你人生關鍵,哪些線是你做的決定,然後成就了你的人生。所以,年輕的朋友們會急切地想知道那些點在哪裡,接下來該連到哪裡去,當年的我也是如此。但是, 這幾年臨床看診多了,看盡了生老病死,我體會了不一樣的道理。人生,不是那些『點』把我們連結到那裡,『人生就是那些點』。那些點有大事有小事,有的會連到別的事,有的是長存你心中,有的天天發生,有的只是短短幾分鐘卻帶給你一生的感動。如果我們能瞭解每一個點其實都為我們的人生注入了意義,我們對人生的觀感會大不相同,我們會變得非常珍惜每一刻,珍惜每一個共處那一刻的人,我們會活在當下。而往往出乎意料之外的,當我們如此做的時候,做決定會變得比較容易,因為你會發現每一個眼前的點都是一顆顆閃亮的珍珠,都可以串成一圈圈美麗的珍珠項鍊。就如同今天這個演講的場合,我很感謝大家,讓我們在這一時空有了交會的點,讓我能多一顆珍珠,也期望能幫助大家串出自己的珍珠項鍊。祝福大家都有健康美好的人生!謝謝!」

在眾人的掌聲中,他和主持人握手,對著觀眾笑著揮揮手走下講台,一群與會者又簇擁而上,想和他握手、交談、拍照, 他依舊耐心地傾聽、回答、合影。然而,在鎂光燈的閃爍中,他的思緒像被強大的漩渦捲到大海底一般,回到十多年前……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