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唐雲漢原本以為這些大名鼎鼎的主流生技創投公司不見得會甩他,就算會,大概也會拖上一陣子才有空跟他談。沒想到亨利的面子居然還不小,沒幾天就陸續有了回音,還很快敲定了會議時間。這下子,唐雲漢和幾位初創夥伴們忙得不可開交,每天上午大家一起沙盤推演,討論不同家生技創投公司上次問的問題,該如何修改計畫細節來應付他們下一次開會可能提出的挑戰,下午各自忙各自的工作內容,希望在下一場會議前多做好一些,讓他們可以清楚展示他們的想法。

雖然這是一場接著一場的硬仗,唐雲漢覺得比他原來想的好很多,即使他在幾次會議裡,被那些精明的創投家逼問到自己都不知道在回答些什麼,即使好幾次唐雲漢都覺得這家或那家創投公司不會再接見他們了,結果都出其意料之外,每家都好像藕斷絲連一樣,起死回生的一直談下去。四個多月後,總算有一家創投公司點了頭,口頭上答應投資,而有了第一家創投公司願意主導引領投資(lead),另外兩家也就很快的願意跟隨(follow)。

雖然正式法律文件還得搞個三四個星期,唐雲漢和整個團隊已經等不急開慶功宴了,他們把所有勉強能沾的上邊的親朋好友都找來開party,好像慶功宴辦得越大越好,而唐雲漢特意選了吳若喬正好可以來參加的一個晚上。吳若喬已經離開原來那家廣告公司一陣子,但是礙於原來的交情及舊客戶的關係,她還是以顧問的形式,每星期花一兩天幫他們處理一些案子,這次紐約的舊客戶指名要吳若喬來談一個可能的新案子,她刻意選回程在舊金山轉機的飛機,順便多停留幾天,沒想到正好可以來參加慶功宴。

慶功宴上來的人越來越多,唐雲漢一直張望著看吳若喬到了沒有,本來他要去接她飛機,可是吳若喬堅持要他留在慶功宴會上,她說哪有慶功宴會上主人溜出去的道理。

吳若喬一直沒有出現,唐雲漢倒是看到了珍妮佛,他正好也要找她。

「珍妮佛,我在找妳呢!」唐雲漢走近了珍妮佛說身邊。

「是嗎?」

「我要謝謝妳,妳那天的一番話,給我的挑戰。今天這一切,是妳起的頭。謝謝妳!」唐雲漢由衷的說道。

「謝謝…就這樣子是嗎?你對我,永遠都只能這樣嗎?我輸了…對吧?」珍妮佛黯然地問。

「珍妮佛…不是每件事都是關乎輸贏!我非常在乎妳…」

「我知道,朋友的那種在乎。」

「珍妮佛…」

「沒關係的。你確定這是你想要的就好,你想得很清楚了嗎?」珍妮佛仰起頭,唐雲漢看著她的側臉,那個弧度形成一道好優雅的線條。

「我沒有想。」

「什麼?」

「我只是知道,從心裡…珍妮佛,請別哭好嗎?」唐雲漢伸手要拂去她的淚珠,珍妮佛抓住了他的手,然後靠近了他的懷裡。

珍妮佛啜泣道:「布萊恩,抱抱我好嗎?算是最後一次…」

唐雲漢摟住了她,他閉上了眼,沒有看到遠處的吳若喬正看著他們倆,然後轉身離去。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