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

唐雲漢再次看到亨利時,忍不住大吃一驚,不過短短幾年沒見,亨利像老了十幾歲。當年那個意氣風發地攆走唐雲漢的英姿,成了眼前這個微駝著背行走吃力的老人,雖然他的目光還是很銳利,唐雲漢已經忍不住在心裡感慨,人再怎麼不可一世,終究敵不過病痛的摧殘。

「嗨,亨利!還好嗎?」唐雲漢伸出了手。

「嗨,布萊恩,我嗎?你看呢?剛動過心臟手術的人能這樣不錯了吧?」亨利握住唐雲漢的手,眼神裡仍顯著倔強。

「是啊!我聽高平說,你恢復得不錯。」唐雲漢一邊講,一邊卻在心裡想著,亨利的手非常冰冷,情況一點也不好。

唐雲漢帶亨利稍微參觀了一下自己的公司,兩人走進會議室坐了下來。

「布萊恩,沒想到你居然開起和中醫有關的公司來了?」亨利看著會議室的裝備,「還弄得這麼現代化,你是準備大搞一番吧?」

「哈!我也沒想到,這是拜你之賜吧!」唐雲漢忍不住脫口而出。

亨利定定地看著唐雲漢,「布萊恩,當年的事,換做你是我,你也會這麼做的。我雖然很欣賞你,但你確實太年輕了,博得實業,不像艾比客那麼簡單,能夠我說了就算,董事會那一關,光是人事你就擺不平了…」

「董事會? 不是吧?是里歐的意思吧?他還推薦勞倫斯?里歐把艾比客管成怎麼樣你不知道嗎?他的話你還信?」唐雲漢想起來仍是一肚子火。

亨利迴避了唐雲漢的眼光,「里歐有些意見還是有道理的,不過,」他頓了頓,「誰也想不到後來發生的事…」,亨利搖了搖頭。

「算了,都過去了…」,唐雲漢在心裡想著,一邊說:「高平說你急著找我,不會只是敘舊吧?」

亨利乾笑一聲,「布萊恩,你還是這麼犀利?我…原本,是想看看你的意願,不過,看這情形…」他伸手指指外面,「我想是不可能了…」

「意願?什麼意願?」

「這個…」亨利停了一下才道:「我考慮要賣出博得實業底下一家公司…」

唐雲漢馬上明白,他笑道:「我仍然還是太年輕了吧?不是嗎?」

「只是子公司沒問題,跟艾比客一樣的模式…」

唐雲漢搖搖頭,「不可能的,亨利,但是,謝謝你,居然還想到我!」

「我知道,我一進來這裡就知道不用問了,原本我以為…」

「以為我是走投無路才走向中醫?」唐雲漢揚起了眉毛問道。

亨利笑笑沒回答,倒是嘆了一口氣,「布萊恩,不管怎麼說,艾比客你做得很好,你不繼續做財務,是很可惜的…我知道,我要負點責任,但是…」

唐雲漢打斷了他,「不會的,亨利,你知道嗎?你對我做的,是我這輩子發生的最好的事之一,不然,我可能連命都沒有了…再說,我現在做的事我很樂在其中,中醫結合高科技是我的夢想,而我的財務背景也沒有白費,籌資正好用得上!」

亨利點點頭,「高平大致上跟我說了一下,中醫我是一點也不懂,不過,醫療和高科技的結合是未來的趨勢,很多創投都對這一塊有興趣。其實原本我和里毆打算做的,是一種無線裝置,讓病人可以帶在身上,把一些基本資料傳給醫生,也就是遠距醫療,當時很多創投有興趣,說只要我們做得出來雛形就會投錢,所以我們才急著挖班傑明過來,誰知道?唉~也都是金融風暴害的,不然大有可為,根本不需要放棄,現在好幾家都在做了…」

唐雲漢看著亨利的表情,不免有些同情起來,於是轉開話題,「是啊!無線技術用在醫療上是很有發展的,這方面我們以後也會考慮做的,遠距醫療用在中醫理論上,其實對病人的情況更能掌握。」

「看來你都想得很長遠了!」

「想是可以一直想下去,但還是要錢啊!要是有大筆資金,中醫和高科技真的有太多東西可以做了…」

「我聽高平說你有回亞洲找錢,怎麼不試試這裡的創投?」

「我試過了,這裡主流的創投公司對中醫沒興趣,他們只會投西醫的高科技題材。」

「投高科技的創投當然沒希望,但是以生技為主的創投也許可以試試看…」亨利頓了頓,「這樣吧,我把我認識的那幾家生技創投公司介紹給你,去跟他們談談看?」

唐雲漢喜出望外,他其實不是沒想過去找矽谷的那幾家生技創投公司,但是他太清楚這一行的作法,他原來和這群人沒有交集,沒人引見能成功的機率太小了,何況是中醫這種題材。

「那當然好了,不過…」唐雲漢猶疑著,「你一跟他們說是中醫,可能…」

「他們當然對西醫更有興趣,可是,這也很難講,在矽谷的好處,就是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什麼樣的人都有,像我認識一個創投家的太太,就非常推崇另類療法,每次去他們家都要被逼著喝一些奇怪的草藥汁。她聽說我心臟出問題時還送來了一大包什麼藥草茶,說是很有效,當然,我是碰都沒有碰。反正,我介紹幾家創投給你,先不用提到中醫,就說是生活健康管理的科技,你自己去試著談談看,其他的,我也不可能幫更多的忙了。」

「當然,能牽個線就很好。先謝謝你了,亨利。」唐雲漢由衷地說。

「沒什麼!」亨利揮了揮手,「我得走了,去醫院複診。」他有點吃力地站起來。「我要好好問問我的醫生,什麼時候才能恢復正常?我的事情可太多了…」

「亨利,身體最重要吧?博得…」唐雲漢忍不住搖搖頭想勸他。

「博得對我來說,不是只是一間公司而已,」亨利打斷了唐雲漢,「等你把你這個公司一點一滴帶大時,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唐雲漢明白他的話,「那你多保重吧!如果,哪天你願意考慮試試中醫的話,我很樂意幫你的。」

亨利看看唐雲漢,「心臟病?你不是說笑吧?」

「當然不是,」唐雲漢堅定地道:「你要是早點來,連開刀都不必。」

亨利悶哼了一聲:「早點來?沒發作以前哪知道有心臟病?我半年前去做健檢還一切正常呢!」

「西醫是沒法子知道,可是中醫不同,你應該早就有症狀了。比如說,你心臟病發作以前,一定已經整晚睡不好很久了吧?你的手腳也早就是冰冷的吧?」

亨利面露驚訝之色,「你怎麼知道的?」

唐雲漢笑笑:「這就是中醫厲害的地方,不然,我也不會一頭栽進去!」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