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唐雲漢匆匆地來到舊金山機場國際班機的入境大廳,不用費什麼功夫就看到穿著大紅風衣,踩著高跟長馬靴的何敏君,坐在賣飲料小店旁的咖啡座上。

「大嫂,沒等很久吧?」

「不會,不好意思,小漢,讓你跑一趟!」

「沒關係,反正我正好有空,咦?妳同事呢?」

「她去逛逛了,反正待會兒在登機門見就好了,而且,我是有事要單獨找你談…」

唐雲漢心裡警覺了起來,「什麼事啊?還好吧?」

「小漢,我…你…你知道不知道你哥的事?」何敏君猶豫著說。

「我哥?他怎麼了啊?」唐雲漢故作詫異地問。

「你真的不知道嗎?上次你回來,辦完爸的事,他說帶你去北海岸…其實沒有去對吧?」

「啊?他…有帶我去走走…」唐雲漢結巴了起來,原來面對面說謊是這樣一件難的事。

「沒關係,不管你知道不知道,反正我要告訴你的是,我知道…你哥有外遇…」

「外遇?不會吧?大嫂妳別亂想…」唐雲漢說得連自己都聽不下去了。

何敏君苦笑了一下,「我是個最不會亂想的人,而是他們實在是太明顯了!我其實很早就知道了,也知道是誰,你哥一接她的電話就會跑到一邊去,打完電話常常不管是什麼時候他都會找藉口出門,一去就好幾個小時,他們有幾次還在我們家樓下吵架…我想要不知道都難,我只是…不想去拆穿他而已…」

唐雲漢愣在那裡,他想到大哥居然以為大嫂從來不知道,而他更沒想到知道後的大嫂居然會裝傻。

看著唐雲漢的表情,何敏君嘆了口氣道:「也許你覺得我很傻,這樣子委屈自己裝作不知道,其實,婚姻是一個很奇妙複雜的東西,許多理論碰到了現實是完全沒有用的…以前我也堅定的說過,老公劈腿,當然只有離婚一條路,什麼都免談,還笑那些忍氣吞聲的女人太笨了…可是,等到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才知道沒有經歷過的人是沒有發言的權利的…」

「那…是為了孩子嗎?」

何敏君搖搖頭:「不完全是,我當然會希望孩子們有個完整的家,但是,我會選擇這麼做的最主要的理由,也是我找你談的原因,是因為…」她頓了頓,淚水在眼裡打轉,「是因為,我仍然還愛著你哥…」說到這裡,何敏君的淚水如決堤般湧出,唐雲漢從口袋裡掏出了面紙。

「我曾經很恨他,恨他把我當傻瓜一樣地說謊,恨他把能夠陪我和孩子的時間拿去陪另外一個女人…可是,每當我靜下心來,看著他,我發現,我依然欣賞他的種種優點,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總是那麼體貼身邊的人。我想到我們十幾年的感情,我們一起走來的日子,這些,是我最珍惜的…是的,他是做錯了,可是,天底下有人從來沒做錯過事嗎?」

「大嫂,妳這樣想真的不容易…」

「也是有人點醒我的,一個從事心理諮詢很多年的朋友跟我說,愛是什麼?真愛是沒有條件的,他做錯了事妳就不愛他,那妳又怎麼能要求他一心一意只愛妳呢?我剛聽到這話真的很生氣,我是受害者耶!為什麼講得好像是我的錯一樣?這位朋友就說,所以妳覺得妳都沒有錯嗎?妳都很瞭解他?支持他?給他他所要的一切?讓他成了一個更好的人?」何敏君深吸了一口氣,接著說:「這位朋友的話讓我想了很久,我一直以為我給了你哥想要的一切,當初想結婚的是他,想生小孩的也是他,我每天為了他打扮得漂漂亮亮,讓他有面子,他還有什麼不滿意的呢?」

「是啊…」

「可是我發現我錯了,也許是這個社會的錯…你哥,他並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他想結婚,只是因為年齡到了,大家都結婚了。他想要小孩,是因為他是長子,要給爸媽一個交代。他做的很多事,包括他選的工作,都是為了討好別人,讓別人滿意,並不是他自己想要的。至於老婆漂亮是很好,讓男人有面子,你看,說到底還是為了別人的眼光,可是光是漂亮有用嗎?媒體雜誌一天到晚要女人不要當黃臉婆,難道美麗女人的老公都不會有外遇?我們之間是有問題,我並沒有真正的瞭解他,或者他也不瞭解他自己,也或者我也不瞭解我自己,我們都從來沒有好好問過自己,我們要的是什麼?只是跟著社會的潮流,媒體的宣傳,過著自以為很好的生活,其實卻很空洞…」

「那現在?」

「現在…其實我也不知道,我看了很多書,和幾位要好的朋友談了很多次,去了一些教堂、廟﹑什麼的,甚至還找看前世會通靈的人、算過命…」唐雲漢聽著,不禁想到自己茫然時也做著同樣的事。

「後來那位心理諮詢的朋友告訴我,這個世上其實沒有別人,只有自己,所有的事都是自己內在的反射,靠著問別人是找不到答案的。他跟我說,什麼叫做「悟」?悟字拆開來怎麼寫?吾,心,所以知道我心就叫做悟!」何敏君用手指在桌上寫著「悟」,唐雲漢不禁訝異,中國文字真是妙不可言啊!

何敏君停了一下,接著說:「他要我練習靜坐和冥想,看看自己要的是什麼。我想我還沒有做得很好,但是真的是平靜了很多。以前每次你哥接到電話後對著我編著各種謊言要出門,我都會在他出去後氣得哭好久,可是現在,我看著他那樣子找著理由說謊,我只覺得他好可憐,甚至有點心疼他,他這樣兩面奔波討好,不嫌累嗎?」

「大嫂,妳對大哥真的是…很好…他如果知道妳是這樣,他真的該好好珍惜妳…」

何敏君苦笑了一下,道:「人家說夫妻就是一起修行,他讓我成長了很多,所以,我也希望能夠幫到他,只是他自己不講,我也不好說穿。你知道嗎?有時他真的回來太晚了,我只不過心平氣和地問他一句還好吧,他馬上就發火,說我管太多,所以我們根本不可能好好談。」何敏君語氣裡充滿著無奈,「我想,你們總是兄弟,雖然隔得遠,你有機會跟他談談吧?看能不能讓他誠實地面對他自己的問題,那個女的也不小了,你哥這樣拖著,也是對不起人家吧?如果他真的想走,你就跟他說,其實可以直接跟我說,我不會跟他鬧的。」

「這個,妳確定嗎?」唐雲漢猶疑著,「妳不是說妳還愛著他?萬一他真的,我是說,如果他是真的有外遇,妳這樣講,會不會就正好讓他找個理由做決定?」

「就是因為我愛他,我希望他不要這樣子兩邊逃避問題,讓自己那麼痛苦,如果他真的覺得跟對方在一起比較快樂,既然我真心愛他,就應該成全他。當然,成全他也不一定對他就是好事,所以我一直不去拆穿,希望是他自己想清楚的,可是…拖也不是辦法,他總要面對的。」

唐雲漢還想說些什麼,此刻竟覺得詞窮,何敏君對他笑了笑說:「小漢,不好意思,你看來很為難,那就算了吧!」

「不是,我只是…其實,男人之間,即使是兄弟,有些話也不好說…不過,我會跟他談一談的,但是,他如果不願意談,那我真的也不能多講什麼,妳知道這種事…如果真的有的話,也要顧及他的自尊心…」

何敏君點點頭表示理解,唐雲漢注視著她,問道:「大嫂,妳最近身體還好嗎?」

何敏君似乎有些驚訝,「聽媽說你在學中醫,這麼快就可以看出來了…前一陣子右胸有個硬塊,後來做了個切片,化驗說還好不是乳癌…」

唐雲漢從包包拿出了紙筆說:「我老師常說,結婚女人得了乳癌,老公通常要負大半責任 … 依照中醫的生理模型,女人乳水充盈後,會沿著任脈衝脈下行到子宮,轉化為經血成為月經,而這個下行的動力來自心臟,中醫認為心主喜,長時間的抑鬱及悲傷,對心陽的耗損很大,導致乳水殘留在上半身,久了以後,很容易轉化胸部、肺部的陰實,也就是現在所謂的乳癌、肺癌 … 你現在是良性腫塊,不代表以後不會發展成惡性腫塊,不過,妳也不用緊張,拿這個方子去抓藥,這個方子可以強心、通乳、攻堅、利水,可以把現在的腫塊化掉,也避免以後的麻煩。」

何敏君接過藥方看了一遍,然後收進皮包,瞄一眼手錶,說道:「小漢,謝謝你了!我知道你很忙的…我得去趕飛機,那就再連絡了!」

唐雲漢應聲,跟著何敏君起身,一路沈默地走著,最後他只說了句:「大嫂妳多保重!」,就再也講不出別的話來。當何敏君跨進安全檢查門後轉過來對他笑著揮手時,唐雲漢卻彷彿聽見她心口的撕裂聲。

唐雲漢在心裡深深地嘆息,他此刻最想告訴他哥哥的就是:「唐雲泰,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啊?傷害一個這麼愛你的好女人!」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