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這是一個在舊金山的宮廷旅館(Palace Hotel)舉行的小型健康醫療會議,在珍妮佛及愛麗絲大力幫忙下,唐雲漢被邀請為幾位演講者中的一位,這對剛剛創建的迷你小公司而言,已經是很不容易的事,畢竟唐雲漢得趕快為公司募集更多的資金,這樣的會議,多少可以增加一些知名度。

吳若喬特意從台灣飛來,一方面為唐雲漢打氣,另一方面想多了解一些公司的情況,等唐雲漢需要她正式加入時,她可以直接上手,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從頭學習。吳若喬看得出來,這是個以西醫思維為主的討論,雖然唐雲漢努力地以淺顯方式來解釋中醫的科學性,真正聽懂的似乎沒幾個人,但還是引起了一些興趣,講完後正好是中場休息,有幾個與會者上前圍著唐雲漢問問題,吳若喬不想打擾他,便走出去會議間在旅館逛逛。宮廷旅館是舊金山著名的古蹟之一,有著和它建築一樣金璧輝煌的歷史。最早的宮廷旅館完工於1875年,卻在1906年舊金山大地震中失火付之一炬,重建後於1909年開放,又被稱為新宮廷旅館,保留了原有古典大器的風格,處處雕樑畫棟,尤其是它的花園中庭(Garden Court),石柱環繞著挑高的透光拱型,屋頂垂下一盞盞華麗的水晶燈,始終被列為舊金山最高級的聚餐所在之一。長廊上掛著價值不斐的油畫,吳若喬邊欣賞著邊走到一個角落,迎面走來一個穿著灰色洋裝的東方女子,白晰的皮膚在水晶燈的映櫬下顯得格外明亮,吳若喬馬上就知道她是誰了。

「珍妮佛嗎?我聽布萊恩提起過妳。」吳若喬開心地上前打招呼。

「是嗎?」珍妮佛看著她,揚了揚眉毛,接著掃過來涼颼颼的眼神,「這倒有趣,布萊恩卻從來沒提起過妳!」

吳若喬心頭一震,這挑釁得也太直接了點,「是啊!關係不同吧?」她勉強笑笑回應。

「是時間不同了,過去的就過去吧!」

「我不懂妳在說什麼?」吳若喬按耐著性子和聲量。

「聽我的忠告,妳真的愛他的話,就放手吧!」珍妮佛盯著吳若喬,冷冷的說道。

「我並沒有纏著他。」

「妳,令他分心!」珍妮佛把妳這個字講得又重又長。

「這話聽起來像讚美。」

「讚美?拜託!妳知道妳在做什麼嗎?」珍妮佛提高了聲音,「像妳這樣的女人,只想著要結婚生子來拴著一個男人,讓生活的瑣事來充塞你們的人生。蜜月期一過,你們就開始彼此折磨,為了誰倒垃圾而尖叫,為了誰洗碗而爭吵。妳會生兩三個孩子,碟碟不休講著雞毛蒜皮的事,抱怨他沒有多賺一點錢,或是沒有空陪妳和孩子。他會從意氣風發變成安於平淡,陪著妳上街買菜,接送孩子,戰戰兢兢地守著一份工作,放棄他的夢想,然後默默無名的過一生。」珍妮佛頓了一下,然後用力地說道:「妳會毀了他!」

「難道,妳就會做得比較好?」吳若喬無力地反問著,這個珍妮佛,怎麼一眼就看穿了她?好不容易擺脫的種種恐懼,此刻又撲面而來,像是一把利劍直刺進胸口。

「當然」,珍妮佛轉過頭去,「因為我瞭解布萊恩。我不想結婚,更不想要孩子。我會幫他得到他想得到的一切,財富,權力,名聲,甚至女人!我會令他更強大!妳能嗎?」

吳若喬垂下眼皮,深吸一口氣,抬起頭來嘆道:「珍妮佛,我替妳感到難過。」

「什麼?」珍妮佛不可置信的瞪著吳若喬。

「妳美麗又聰明,比布萊恩形容的還要出色。只是,妳一定有什麼很傷心的往事吧?我很難過妳是這樣看待婚姻和人生。也許妳是對的,我相信妳做得到妳想做的事。不過 …」吳若喬直視著珍妮佛,語氣突然堅定起來,「我所知道的布萊恩,他是任何人毀不掉,也不會被任何人壯大的,不管是妳還是我。他是布萊恩,他有自己的路。」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