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唐雲漢隨著吳若喬來到了淡水陳老師的家,一路上他已經問了吳若喬許多問題。原來,陳老師出身一個平凡的中產階級家庭,大學畢業後去當空姐,很快就嫁入豪門,但才過了五年,先生和獨女就因車禍喪生。繼承了大筆財產的她痛不欲生,想過尋死,也一度想出家,都被親友們勸阻,後來她四處尋訪各方靈修的前輩,總算慢慢獲得平靜。據知道的人說,陳老師十多年前一場重病後突然開了所謂的「天眼」,她捐出了大多數的財產成立基金會,並免費為人排疑解惑,也非正式地收了一些學生,希望能幫助更多人。

唐雲漢不禁覺得好奇怪,學科學出身的他以前是從不理會這些無法證實的東西,而且就算這世界上真的有具有神通能力的高人,一般人大概一輩子也不會有機緣遇到,沒想到吳若喬竟然認識一位,而且還以師生相待。

開門的蔡師姐一面對唐雲漢點點頭,一面對吳若喬說道:「你們得等一下,臨時有個太太硬是要這個時候來…」,蔡師姐滿臉無奈地又低聲說:「好像是個什麼上市公司的老闆娘,強悍得很,拿她沒辦法…」

「沒關係,我們可以等。」吳若喬邊說邊帶著唐雲漢在客廳坐了下來。

一坐下,唐雲漢就聽到不知那個房間傳來的女聲。

「陳老師,請妳不要跟我說這個,這些道理我都懂,我只想知道,到底是我前世了什麼,現在要面對這種處境?有沒有辦法化解?」果然很強悍,唐雲漢心想,來求教還這種態度?

「妳的處境又怎麼樣了呢?」一個很溫柔的聲音響起。

「還不夠糟嗎?我兒子,我這樣辛苦地栽培他,結果成了個宅男,大學畢業什麼事也不想做,每天只會上網打電動玩具,講他幾句就給我摔門…我先生更不用提了,他在外面的女人從來沒有停過,現在連給我保留個基本顏面都懶得做了,公開和那些可以當他女兒的嫩模出雙入對,像什麼話?我是不是真的是上輩子欠了他們兩個?那我要還到什麼時候?」

「這跟上輩子沒什麼關係,妳先生和妳兒子的行為,只是在反映妳內心的世界罷了…」

「什麼意思?和我的內心有什麼關係?我從來不贊成我兒子沈迷於網路和電玩,那都是些假的東西…我先生風流成性,跟我更沒有關係,我可從來不是個黃臉婆…」

「妳兒子沈溺於電動玩具,和人們沈溺於這個世界裡的名利沒有什麼兩樣,也都是假的。如果妳會為了身家節節上漲而高興,妳兒子又為什麼不可以為了電玩裡過關得分而開心呢?妳先生收集女人的心態,和妳收集名牌衣服鞋子包包也沒什麼不同,永遠少一件,永遠不夠,永遠要更新更好的,不是嗎?你們三個人的問題是一樣的,就是心裡太空虛了…」

陳老師的聲音還是很溫柔,不徐不緩地說著,唐雲漢卻覺得聽起來字字震撼。

「妳不用費心去想什麼前世,妳的答案不在那裡。要改變妳身邊的人,先改變妳自己吧!」

一陣長長的沈默,然後是略帶個哽咽的聲音:「好,謝謝陳老師,我…下次再來…」

門開了,一個修長的身影出現在書房門口,大波浪捲的長髮下是一張妝容精緻的姣好臉孔,如果不是聽到她說自己兒子大學畢業了,唐雲漢會以為她頂多三十五六歲。她原本低著的頭抬起來發現到客廳裡的唐雲漢和吳若喬,立刻側過身去,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副太陽眼鏡戴上。待她再轉過來時腰桿子挺的直直地,更襯著那一身香奈兒黑白格紋套裝和桃紅色愛馬仕凱莉包的貴氣,她朝門口的蔡師姐微微點個頭就昂首走出去,蔡師姐關上門時回過頭來對吳若喬做了個鬼臉。

唐雲漢忍不住在心裡想,要改變自己,哪是件容易的事?也許陳老師還是應該用前世的說法,有時訴諸於虛無飄渺的東西反而更有說服力。那麼,誰知道通靈的人究竟看到了什麼呢?不過,當唐雲漢見到陳老師時,他不得不承認吳若喬說得很對,她似乎有一種莫名的親和力,讓人覺得就算她沒有什麼神通,和她談話應該也是件很愉快的事。再說,唐雲漢覺得她剛才講的那些話挺有道理的。

「雲漢,我這樣叫你可以吧?來,請坐。」陳老師看了唐雲漢幾秒鐘,說道:「你還好吧?令尊…你不要太難過了!」

唐雲漢看了吳若喬一眼,問道:「那…我爸爸他還好嗎?」

「他很擔心令堂…希望她能想開一點,除此之外,他挺好的,他的人生裡本來就沒有什麼遺憾,現在沒有肉身之苦,更是很自在,痛苦的其實是那些活著而又看不開的人…」

唐雲漢倒是很願意去相信她的話,他好像也不覺得死亡一定是件悲傷的事。

「雲漢,你最近很苦惱是吧?令尊的病,對你影響很大吧?」

唐雲漢點點頭,他索性直說了:「我爸生病後,我遇到一些很奇怪,不,應該說是很特別的人和事…讓我重新思考人生的目的,好像從沈睡中被人喚起,得去做和以前很不一樣的事情 …我想知道,難道人生真的有注定的事得去完成嗎?」

陳老師先是定定地看著唐雲漢,接著問道:「你不相信?」

「應該說,我很困惑吧!如果說我的人生真的有什麼注定的事得去完成,為什麼我以前一點感覺也沒有?而且說實在,我也不覺得我能夠擺脫對成功的渴望,如果我的目的不在此,為什麼我會這麼在意名利?」

陳老師眼光又落在唐雲漢身旁,看了十幾秒鐘才問道:「你以為大富大貴是什麼呢?」

「不就是有錢有勢嗎?」

「這是世俗的定義。舉個例吧!為什麼有些人會生於富貴之家呢?會有人解釋說,那是上輩子修來的福氣,或是燒了好香,所以這輩子這麼幸運。你想想,如果有神明,你覺得他們對這些名利的東西看得上眼嗎?這種說法是說給人聽的,神明回報虔誠信徒的方式怎麼會這麼世俗呢?其實,那些生來衣食無虞的人,很多是因為他們當初希望這輩子能去做更重要、更有意義的事,而不要把時間花在填飽肚子上。可惜的是,太多人來了就忘了,忙著去享受所謂上流社會的生活,追逐更多的名利,最後不但沒有完成他們當初想做的事,反而走上一條非常痛苦的道路。所以沈溺於世俗所定義的大富大貴,是很危險的。」陳老師的聲音裡充滿著感慨,唐雲漢想著她大概見過不少這樣的人。

「不然呢?」

「更進一步的解釋應該是,能夠給予的就是富,能夠影響別人的就是貴。所以大富大貴的真正的意思,是能夠給予很多人他們所需要的,是能夠影響成千上萬的人。當然,要是正面的。」

唐雲漢想著這句話,沈默了下來。

陳老師看他不說話,又接著道:「你看到那些有錢以後還能快樂的人,多半是領悟了這一點,所以去做慈善,發揮他們的影響力來幫助人。其實,所謂的財富和地位,只是地球上的種種符號。宇宙有多大?和整個宇宙比起來,地球上的人爭的東西太渺小了…這些,你也早就經歷過,這不是你這次來的目的,你想做的遠比這個大得多了…」

「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因為你的慈悲心還沒有被打開…」

「那不是很奇怪嗎?」

「不奇怪,智慧是一切善的基礎,要行大善,要先有大智,才能確定做的是對的。很多人有慈悲心,卻沒有判斷力,幫錯忙了,還以為在做善事。你至今所遇到的一切,包括你曾經學過的所有東西,都是在為你當初定的目標作準備,可是…你不應該迷失自己,你對成功的渴望應該是讓你完成心願的動力,但名利本身並不是你來的目的。」

「那我來的目的,跟整個宇宙比起來又有多重要呢?我一個人又能做什麼呢?就算有輪迴,來來去去又真的能改變什麼呢?」

「所有偉大的目的其實都很簡單,就是擺脫眾生之苦。就好像各種宗教儘管教義不同,最終目的都是希望大家能回到一個更好的地方去,稱之為天堂也好、極樂世界也好,就是要大家擺脫世俗的羈絆,得到真正的喜樂。可是,人很聰明,有自由意識,太多人硬是把他鄉當故鄉,流連人間的一切,不願意回去那個更好的地方,在一直這裡打轉,煩惱也越生越多…」

「如果是自由意識,自己選的,那就這樣不也可以嗎?神明會因此就不讓他們回到天上去嗎?」

「神明當然沒有那麼小心眼,問題是最終,在死亡的那一刻,我們都會後悔,後悔又白來了一趟,後悔沒有完成原來想完成的心願,沒有補償想要補償的人,沒有學到想學的事,沒有實現當初的承諾,怎麼辦?只好再來一趟。來之前還會拉著一票人,請他們幫忙。所以,你不是只有一個人,你遇到的很多人,不管是敵是友,都不是無緣無故出現的。不過,有時候,他們也不見得知道自己該做什麼…」說著陳老師看了吳若喬一眼,唐雲漢發現吳若喬似乎正若有所思。

「那,神明應該能讓一切都簡化不就好了嗎?讓大家都很早就想起來該做什麼,不是容易得多嗎?何必這樣子讓大家忘了又來,來了又忘的,提醒一下不好嗎?」唐雲漢邊說邊皺起了眉頭。

「你以為沒有嗎?其實,所謂的神明、菩薩、守護神、天使、高靈,一直都在提醒著我們,問題是,那也要我們收得到才行。一顆紛紛擾擾定不下來的心,能聽見什麼呢?所謂的禪定、冥想、虔誠的祈禱,都是為了要能和上天溝通…雲漢,我問你,你難道從來沒有過一種感覺,就算是一秒鐘也好,有那種從靈魂深處得到的感動,要你去做某些事嗎?」

「其實…是有的,可是,我還是不能確定,因為那也可能只是我自己亂想,或是自命不凡…當然,我也想過,錢雖然很重要,但要我只是去不顧一切的追逐金錢,好像也不是很有意義,可是有錢好辦事,就算是我當初真的想要做什麼有意義的事吧,先賺了很多錢不是更容易幫助人嗎?可是現在的情況,卻讓我覺得很混亂…」

「一帆風順的人很容易覺得一切都理所當然,不能去瞭解別人的痛苦,有些事一定要親身體驗才能刻骨銘心的…比如說,如果不是令尊的病,你會對中醫有興趣嗎?」

「所以,我這輩子應該去當中醫?」唐雲漢又看看吳若喬,他不知道是吳若喬對陳老師說了什麼,還是有神通的人真的無所不知。

「不完全是這樣說,中醫對你來說,是第一步,因為你曾深深體會到,身體不好的人,不容易平靜,很難有正面的想法,也就很難快樂,你的終極目的,其實是…」

唐雲漢等著她說下去,但是陳老師卻停了下來,她看著唐雲漢,似乎在思索著適當的句子,最後她輕嘆一聲,然後緩緩地說:「不管我說的你相不相信,我希望你能記住一點,要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要不枉費你來這一趟,需要的不是只有聰明才智而已,最要緊的,是勇氣…在關鍵的時刻,有勇氣做出你該做的決定,那會改變一切…要突破令人厭倦的輪迴,要的…也是勇氣。」說到最後兩個字,陳老師定定地盯著唐雲漢的眼睛,彷彿要確定他真的聽懂了。

唐雲漢突然覺得有些暈眩,腦中好像閃過無數巨大的光影,他舉起手按按太陽穴,聽到陳老師說道:「你累了,我說得太多了!你讓若喬帶你去海邊走走吧…」

 

4 comments

  1. 「妳兒子沈溺於電動玩具,和人們沈溺於這個世界裡的名利沒有什麼兩樣,也都是假的。如果妳會為了身家節節上漲而高興,妳兒子又為什麼不可以為了電玩裡過關得分而開心呢?妳先生收集女人的心態,和妳收集名牌衣服鞋子包包也沒什麼不同,永遠少一件,永遠不夠,永遠要更新更好的,不是嗎?你們三個人的問題是一樣的,就是心裡太空虛了…」
    写得太好了,谢谢您!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