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

除了讀中醫的醫書,唐雲漢也想進一步瞭解西醫對癌症的治療。雖然史丹佛醫學院的羅得詩教授及史考特教授說當今的西醫學對癌症一籌莫展,唐雲漢覺得很奇怪,如果沒有療效,為什麼絕大多數的癌症治療仍然侷限在傳統的手術、化療、放療?這個心中的疑問,讓唐雲漢花很多時間在研讀西醫的最新資料。前一陣子和史考特教授電子郵件往返討論時,史考特教授還說,以唐雲漢的背景,可以幫他安排當史丹佛大學的訪問學者,並且有辦法說服醫學院院長,讓他不用經過一般的申請程序,就可在醫學院研讀醫學博士學位。但是,唐雲漢很清楚他已經錯過回頭去唸西醫博士的可能,不過,他覺得多知道一些最新的西醫研究,或許可以讓他在中醫上有更多的啟發,夏醫師也不反對他這個想法,夏醫師似乎認定唐雲漢越了解西醫就會越知道中醫的優點。

唐雲漢看著醫學網站上一篇篇的研究論文,不知不覺咬起了筆桿末端。壞習慣,唐雲漢心裡想,但是那代表著他的思緒打結了。現在的西醫學治療癌症,幾乎百分之百都是對抗治療,也就是想辦法把癌細胞殺掉,然而,越來愈多的研究顯示,這樣的對抗治療是有很大的問題。許多研究表示,當癌細胞受到攻擊時,部份癌細胞可能會死亡,沒有被殺死的癌細胞會迅速的開始突變,變得更加強大。同時,即使是那些被殺死的癌細胞,在它們死亡前會很聰明的釋放某些化學物質,讓其它潛藏的癌細胞開始活躍起來。因此,許多世界頂尖的癌症分子生物學家非常反對化療、放療、腦部伽馬雷射刀等等,這些治療無法讓全部的癌細胞立即死亡,那麼癌細胞的反撲會變得非常兇猛。這些專家認為目前唯一可行的治療方式是開刀把癌症腫塊及四周很大的範圍一起切除,讓癌細胞措手不及,不過,他們也很誠實的表示,除非病人的運氣很好,癌症腫塊的位置恰到好處,不然大規模的組織切除,病人也就無法活命了。

唐雲漢想到那正是他父親的情況,肝癌腫塊就長在肝臟主動脈的旁邊,根本無法開刀切除,主治醫師不得已只好選擇血管栓塞。然而,這樣的對抗癌症方式,在執行前就已經注定癌細胞的大規模反撲,難怪史考特教授會說,像他父親這樣的病人, 血管栓塞平均只能活一年左右。

那中醫怎麼看待癌症?根據夏醫師的說法,癌症是病人整個身體出了問題,特別是在心陽不夠強或者心陽的傳遞受到阻礙的情況下,身體局部積累的嚴重的寒冷,由「寒實」變成了嚴重的「陰實」。夏醫師說,心臟是身體的能量的中心,中醫把心臟列為木火土金水的火,所以,心臟本身是沒有癌症的,因為火只有可能滅掉,不會在燃燒時還有冰塊在裡面。雖然夏醫師這個比喻非常簡化,唐雲漢覺得夏醫師這個比喻似乎隱藏了很深的病理學。

心臟沒有癌症,或者嚴格說是心臟只有極少極少的癌症病例,即使發生,也全部都是非常輕微的。西醫學對這樣現象的解釋是,除非心臟受到外傷,心臟細胞極少分化,沒有了細胞分化,癌變的可能性也就大大減少。然而,在中醫裡,另一個被列為火的內臟是小腸,小腸也很少有癌症。小腸非常長,一般成人的小腸約七公尺,細胞分化非常多,而小腸的前面是胃,後面是大腸,胃和大腸是最常有癌症的內臟,那為什麼小腸也很少有癌症?中醫認為心臟的熱會移轉到小腸,經過小腸再傳給大腸、膀胱、子宮等等,而是不是因為這個熱,使得小腸也很少有癌症?

幾篇醫學研究報告讓唐雲漢眼睛一亮,這些報告討論到癌症可能是免疫系統或者新陳代謝的問題。夏醫師說過,西醫的免疫系統和新陳代謝,和中醫所謂的三焦水道有很大的關聯,而三焦水道運行不利,寒濕就會在身體那邊累積,最後會導致人體許多的問題,癌症就是一個極端的表現。唐雲漢思索為什麼西醫沒有一開始就往這個方向去看待癌症,根據一些長年研究基礎醫學的專家們,那是因為西醫研究專注在血液方面遠比淋巴液和組織液多太多,對淋巴液的整體流動、循環細節等等的了解,仍然十分粗淺,到現在才開始意識到這些液體的運作或許是癌症的關鍵。而對抗治療的方式,和西方文化的本質有關,遇到了問題,先想到誰是敵人、如何打倒敵人, 許多地方因而還是充斥著不同文化和宗教的衝突,導致了歐美國家和中東地區長年的嚴重對立,「和平相處」是比較東方文化的想法,在西醫治療方式裡,是很新的觀念。

或許,每個人也該學會如何和生命中的起起伏伏和平相處,唐雲漢心裡想著,而長時間盯著螢幕讓他的眼睛酸漲,眼皮也開始無力的下垂 ……

 

2 comments

Leave a Reply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